卫视传统春晚“老三样”,视频平台入局或将倒逼创新?

  • 时间:
  • 浏览:417
  • 来源:MIP建站系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读娱(ID:yiqiduyu),作者:若谷,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视频网站相关晚会IP的入局,所取得的优秀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传统春晚在内容和形式进行反向创新。而当下,各大平台的工作重心聚焦在疫情防控宣传上,而正被“禁足”的我们在家轮番看各家春晚也是不错的选择!

1 月 28 日,#全国卫视减少娱乐性节目#这一话题登上微博热搜。自疫情爆发之后,广电总局宣传司统筹全国卫视节目编排,指导加强疫情防控报道,减少娱乐性节目,例如,湖南、浙江取消了《快乐大本营》《王牌对王牌》《新声请指教》《漫游记》等原定春节期间播出的综艺节目。外加,宅家里是今年春节假期的标配,因此,在除夕前后播出的各大卫视平台播出的 20 多档春晚成为了今年“年味”的重要象征。

单就大年初一( 1 月 25 日)晚上,就有 9 档卫视春晚相继播出。一直以来,湖南、东方、浙江、北京、江苏等五大卫视最引关注。据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北京卫视春晚收视率夺冠,实时关注度1.96,市占率高达11.45,排在第二的东方卫视,实时关注度1.31,市占率7.66,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则依次排在第三、第四、第五。

从收视数据来看,与 2019 年的排名并无过多差异,依然是北京卫视领跑。但在这一常态化的背后,内容上有可圈可点之处,但从全行业视角来看是有一定的隐忧。在本篇,读娱君将通过复盘卫视春晚,总结内容打法上成功的方法论,并从行业视角出发,前瞻卫视春晚这一内容题材所面临的潜在危机。

1

沿袭歌舞、语言、戏曲“老三样”

结合时事的诗朗诵鼓舞人心

虽然各家卫视收视水平不一,但内容形式与往年并无过多差异,还是以歌舞类、语言类、戏曲类等“老三样”为主。还记得《野狼disco》曾在各个卫视的跨年演唱会上霸屏,虽然此次春晚并未出现此种盛况,但《你笑起来真好看》《慢慢喜欢你》等当红歌曲依然少不了,也有《再回首》《梦里水乡》等经典歌曲。在贴合当下的音乐潮流的同时,也兼顾老一辈对经典音乐的热爱。

回忆杀是各大卫视春晚百用不厌的杀手锏。以北京卫视为例,闫学晶、冯巩这对老搭档,倪萍、陈佩斯、朱时茂同台表演脱口秀,还有各大经典电视剧剧组合体,比如《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铁三角”张国立、张铁林、王刚以及电视剧《老酒馆》剧组人员和《家有儿女》的一家五口再次同框。

除此之外,还有网络上著名的南北作爹同框大作战,“苏大强”与“谢广坤”上演的小品所收获的效果尤为突出。在这些回忆杀里,传承与成长相并,情怀与感慨交织,在自媒体平台也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讨论。

东方卫视则有《情深深雨濛濛》剧组时隔近 20 年惊喜重聚,时长长达 25 分钟。八大主演赵薇、古巨基、林心如、苏有朋、寇振海、高鑫、王琳、徐幸等在东方春晚同台,与观众共忆经典、畅聊未来。来自两岸三地的他们再次同台聚首,也寓意着中华大家庭的温暖团圆。

在嘉宾阵容上,“经典+流量”的全明星阵容是通用公式。全明星阵容是各家春晚的传统阵容特色,但各家卫视春晚同期播出,少不了同一艺人在不同省份晚会当中表演的状况。根据读娱君统计,有一位表演艺术家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浙江卫视、甘肃卫视、福建卫视等五场春晚中进行演唱。在语言类节目中,表演嘉宾的重合率更高,冯巩、贾冰等演员均在多个卫视的春晚中出现,像韩雪这样的多栖艺人更是横跨语言类、歌曲类等多个品类。

但在这样的全明星阵容中,有一类明星并非是凭借演艺出圈的人士,而是以主播的身份被大众所知。在互联网的推动下,人们购物方式已经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2019 年,直播带货是电商行业的新风口,也成功推出了薇娅、李佳琦等带货力超强的电商主播。

也正因为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卫视平台的春晚也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薇娅登上了家乡安徽卫视的春晚舞台,东方卫视则邀请了常年在上海发展的李佳琦。电商主播的明星代表登上卫视平台春晚的舞台,代表着主流媒体对于这一行业的认可,说明他们也是反应时代进步的一大窗口。

在除夕夜的央视春晚中,因“武汉肺炎”这一疫情,临时性地加入了《爱是桥梁》这一节目。这一内容思路也渗透到了部分卫视春晚的节目当中。除了原有的晚会内容外,东方、浙江、北京等卫视平台临时在晚会中加入了《因为有你》《心手相连众志成城》《我们的力量》等多个与抗击疫情相关的诗朗诵,在共庆阖家团圆之时,也表达共克时艰的决心与勇气,并向奋战在一线医护工作者的致敬,让晚会承载了更多与时俱进的正能量。

在载歌载舞的表演背后,也有对过去一年各个区域扶贫攻坚的回顾,以及本省/市的相关领域发展等重要事项。整体来看,卫视春晚沿袭了传统的路数,表达着阖家团圆、幸福的主旋律,但将视野放至整个内容行业,在蓬勃发展中亦存在隐忧。

2

视频网站入局

传统春晚面临新挑战

此前,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大都是以央视或卫视春晚冠名商或者商业合作伙伴的身份与观众见面。

今年,快手冠名了央视春晚,抖音则与湖南卫视、辽宁卫视等八场春晚有着不同形式的商业合作,两大短视频平台强势霸屏。但不仅如此,短视频与“春晚”这一内容形式产生了更深层次的勾连,成功地跳脱出了电视平台之外。

快手以高清竖屏,连麦、同框互动等创新形式开启“快手大年夜”这一晚会,达成了1. 28 亿总观看人次, 700 多万人同时在线,4. 76 亿点赞次数的惊人成绩。而与之类似的B站的贺岁拜年祭则有五千多万,被称为“最懂年轻人的跨年晚会”的“最美的夜”播放量也达八千多万。

由此可见,视频平台正尝试以传统节日作为抓手,以晚会的形式作为载体,以自身流量池为基石,自创与传统节日相关的文化IP导流吸睛。例如,在快手大年夜上,大石桥联盟、韩美娟、宝石Gem带来了快手用户们熟悉的作品和梗,《绿色》《狂浪》《你笑起来真好看》等快手流行歌也逐一出现。从某种意义而言,是短视频平台自身文化的一次集中展现,也意味着它们不再满足于传统晚会上的品牌曝光。

读娱君曾在《1. 28 亿总观看人次, 700 多万人同时在线,快手大年夜传递了什么?》一文中,深度解读了短视频平台入局大年夜晚会背后对于平台自身的深意。但跳脱出平台之外,作为互联网史上短视频平台首次举办春节相关的晚会,其内容和社会影响力对于传统春晚平台亦是一次强大的冲击力。

首先,在于晚会呈现的形式。一直以来,卫视平台的春晚均是以录播的形式呈现,观众是纯粹的内容吸引者,而“快手大年夜”以直播的形式出现,能够实时发布评论具有强互动的功能,用户的实时参与感较强。在“快手大年夜”同天晚上,与之对标的是辽宁卫视春晚、德云社相声春晚、江西卫视春晚、山东卫视春晚等,是短视频平台春晚与传统春晚的首轮碰撞。

其次,在于晚会辐射的受众。卫视春晚与快手的共性是重在下沉市场的精准运营。但卫视春晚具有一定的区域针对性,比如东方卫视的晚会一直秉承着传承、传播“海派文化”,其主流受众更多的是覆盖江浙沪地区。而“快手大年夜”是一场面向全国乃至全球用户的“老铁狂欢”,承载的是其独特的平台社区文化,内容与平台本身具有强关联。根据去年快手所发布的直播报告显示,其日活已经超过 1 亿,这也一定程度说明“快手大年夜”的受众基础深厚。

其三,在于晚会的嘉宾阵容。卫视传统春晚的表演嘉宾依然是全明星阵容,而在“快手大年夜”上,除了腾格尔、郑爽等演艺圈的明星嘉宾之外,还有陈力宝、韩美娟、大石桥联盟等大量成长自快手的红人登台表演。对于快手用户而言,这些快手红人与与明星无异,甚至更具亲和力和陪伴感。

在读娱君看来,目前,卫视传统春晚的破局有两种可参考的方案:

一是同级媒体平台进行强强联合,举办区域性晚会。其实这一举措早已在去年开始试水,比如,去年长江流域的多个省市联合举办了《长江之恋 12 省市春晚》、今年则有《黄河流域九省春晚》,可以在此实验的基础之上,集合数省市之力共同举办晚会,整合各方优质资源,在内容品质上有更多的上升空间,才能与“快手大年夜”这类新型晚会进行实力“抗衡”。

其次,卫视平台可尝试与视频平台探索新的合作方式,其实部分卫视春晚在年前已经播出,或可与视频平台进行联动,在技术条件和社会环境许可的前提下,以直播的方式实现台网联动,可实现双方的优势互补,就这一思路深度拓展,满足不同层次观众的需求,或是另一番天地。

综上所述,视频网站相关晚会IP的入局,所取得的优秀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传统春晚在内容和形式进行反向创新。当然,卫视春晚将会衍生出何种创新打法需到明年再揭晓。而当下,各大平台的工作重心聚焦在疫情防控宣传上,而正被“禁足”的我们在家轮番看各家春晚也是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