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消失的纸质发票

  • 时间:
  • 浏览:205
  • 来源:MIP建站系统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赵雪娇,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看着最后一车票据在红色火焰中烧成灰烬,赵越松了口气。

一个时代也将随着烟火飘散。

他在浙江邵逸夫医院财务科做了 30 年票据管理员。一份票据对应一个病人,这 30 年,票据数量随着病人一起增多。以前,几打票据他用手就能提,后来必须用最大规格的纸箱装。

过去,他每天手工审核半米高的票据存根联,平均 8 天装一大箱,足足重 100 斤,办公室里放不下,再喊保安一起搬到仓库,一环扣一环地审核、核销、焚毁,整个流程要花几个月。

如今,每天收进来的票据存根越来越少,从原来的半米高,减少到了一二十张。仓库也不需要了,运送票据的车也退了好几辆。

让赵越松一口气的,是浙江的票据改革。

从 2017 年试点电子票据改革,到 2019 年 11 家浙江省级公立医院首批上线区块链电子票据……截至目前,浙江已有 507 家医疗机构上链,用电子票据取代了纸质票据。

从 10000 张,到 20 张 

告别纸质发票,还要从邵逸夫医院的变化说起。

走进邵逸夫医院财务科办公区,一摞摞票据存根联按顺序码放在四层浅灰色铁架上,空间不够,地上还了摆了一排。

每个月,印刷厂的卡车都会装满医院专用票据,运送到这里。每天,这些票据按不同的号段被医院的各个收费窗口领走,开好的存根联又回到财务科,审核、保存,直到核销。

光是审核、存放、核销这三个看似简单的步骤,就要浪费大量人力、时间和空间。

每天,赵越都要一张张手工审核一万多张票据存根联,摞起来有半米多高,还要按号码段顺序叠放,平均 8 天装一大箱,重量近 100 斤。办公室里放不下,只能用小车子把箱子顶起来,推到角落里堆好,堆了两三箱,就要搬到仓库里保存。

票据存放一直是医院财务科科长许剑红最头疼的问题。按照规定,医院的票据必须保留两年后才能核销。最多的时候,医院的仓库里同时存放了8. 2 吨的票据存根联,重量相当于 16 头牛。

“医院的库房很紧张,我们求爷爷告奶奶要仓库,没地方堆就只能放地下室,还要做好防潮。”许剑红告诉记者,最后实在不行,只好到医院外租了两个仓库,专门放闲置的纸质票据,一年租金要几十万。

票据存根的核销也是个麻烦事。按照流程,医院财务科先向财政厅上报需要销毁的底根号段表格,申请核销。财政厅审核之后,会派人来核查票据是否齐全。

通过核查后,赵越与财政厅人员一起,坐货车把票据统一拉到富阳印刷厂焚毁。“纸箱一直拖到焚烧台,我们看它全部进去了才回来,走完整个流程要好几个月。”赵越说。

转机发生在 2019 年 6 月,国内首个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浙江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正式上线,邵逸夫成为浙江省内首批上链医院。

现在,除了退药产生的少量票据之外,邵逸夫医院已经告别了纸质票据。

赵越终于从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再也不用花大量时间在票据排序、装箱、搬运、存放上,财政部门的核销环节,可以在线完成。

现在,他只需要登录浙江区块链电子票据平台,把票据号码发放给各窗口,在后台监督,用完再发放就可以了。等票据攒到十箱左右,叫三四个保安分两次搬到仓库里。

如今,每天收进来的票据存根越来越少,从原来的半米高,减少到了一二十张。印刷厂一次就能送两三个月的票据量。“仓库不需要了,销毁票据的用车也少了很多。”

到 2019 年底,浙江省已有 507 家医疗机构上链, 74 家公立医院实现省内异地电子票据报销,少开 1 亿张票据,节省 3000 多万元。

打通孤岛的跨海大桥

庞先生成为区块链电子票据异地医保报销的全国第一人。

2019 年 7 月 31 日,来杭州出差的台州市民庞先生因高温身体不适,在浙大一院就诊,挂号,配药,付费 19 元。庞先生缴纳的是台州市级医保,在杭州就医需要先自行垫付,回到台州后再报销医保部分。

按照以前的报销流程,庞先生必须要拿着实体票据,去台州当地指定医保窗口才能完成报销。

不过,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庞先生一次都没有多跑。

他通过支付宝挂号、就诊,电子票据直接发送到了他的支付宝内。然后,他打开支付宝“浙里办”小程序,选择“医疗保障”—“零星报销”,上传电子票据,就完成了报销的整个流程。

仅仅过了 7 小时,报销款就打到了庞先生的账户上。

点点手机,就能完成异地小额报销,这背后有一个重要的推动者——浙江省财政票据管理中心主任叶时宝。